铅笔道是国内专业的创投信息服务商,为客户(投资机构、创业者等)提供创投新闻、投融资数据、研究报告等信息服务。旗下主要分为两大业务:媒体与数据。
分享

神作改编烂尾 白月光终成白米饭?

初恋可能留有遗憾,但大多美好,可多年后一定再要重温旧爱。

作者| Cici

编辑| 吴怼怼

今年上半年,美剧圈最大焦点莫过于「神剧」《权力的游戏》的烂尾。

权游前七季豆瓣评分均超过9分。第八季开播伊始也维持了这个势头,但快收尾的时候,口碑急转直下,最后被豆友「砸」到了仅6.2分。

早前HBO为这部剧最终季的营销做足噱头。防无人机偷拍、完全看不出来端倪的预告片都是对剧情的保密。而在年初金球奖颁奖典礼后的鸡尾酒会上,HBO的CEO Richard Plepler对《综艺》说自己看完全集,并且在没有CGI特效的情况下看了两遍,「像是在看电影。」这就堪称高层背书了。

谁能想到,结局是反派大boss夜王3s阵亡、龙妈屠城、雪诺彻底变渣男、布兰意外登上铁王座……

作为小说改编影视剧的典型,《权游》此前成功离不开原著加持——这里暂且不讨论原著党满不满意,因为原著党几乎永远无法满足。

一般来说,原著小说通常足够丰富、饱满,搭好了一切架构,编剧重点工作是「格式转换」。

小说往往人物角色众多、故事支线庞杂,编剧需要理清逻辑、在保留主干的同时去除一些枝叶(当然不是砍成光杆)。此外,小说往往有大量的场景描写和心理活动,编剧需要提炼对话,「用镜头说话」。小说中细节由文字勾勒而出,但搬到荧幕上可能就是个一晃而过的镜头,或是角色们的一个眼神交互。

视觉呈现和文字叙事完全是两套话语体系,好的编剧能够抓住原著的精髓,并合理地搬上荧屏。

《权游》的问题在于,宏大的世界体系、势力范围、价值观被建立,可HBO的改编速度超过了马丁老爷子的写作速度,这就失去原著作为支撑。

美剧讲究节奏,一年一季算是标配,持续输出才能够让品牌价值最大化,在当下文娱产业快节奏的更迭出新中,观众记忆可能比金鱼还短。想要留住观众,必须要有持续且强有力的刺激。

《权游》没写完,但剧不能停呀。于是几乎每个主角的大结局都由马丁老爷子先告诉两个编剧David Benioff和D.B. Weiss,再由他们完成剧情编写。

但怎么评价呢?就像是高中数理化答题,答案错了还能给步骤分,但胡搅蛮缠得出所谓正确答案,一分不给。老师判卷可能会疏忽,这届群众的眼睛可是相当雪亮。

当然这里存在疑问:老爷子究竟告诉他们多少?——至于马丁老爷子能不能填上自己挖的坑是另一回事。可放在剧集的语境下,两位编剧彻底没接住所有的铺垫。

编剧「续写」和原著作者意志产生偏差,往往是烂尾的一大重要原因。

不过,对于大多数小说改编的剧集而言,很多时候小说已完结,以它为蓝本改编的美剧也已播出。这个时候为什么还要推出续集呢?

一句话概括,当然是有利可图。之前剧集制作精良,收视和口碑都很好,甚至一路横扫颁奖季,那么在所谓观众呼声(其实是资本的号召)下,制作方通常会决定续写并播出新一季甚至更多。

《大小谎言》就是如此。

但《大小谎言》第二季没有走偏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,原著作者写了一个后续故事蓝本,供编剧和导演在此基础上续写。

最开始,《大小谎言》是一部只有7集的限定剧,根据澳大利亚作家Liane Moriarty的同名畅销小说改编。这部剧的演员阵容相当豪华——看上去永远年轻的妮可·基德曼、拿过奥斯卡金球奖的瑞茜·威瑟斯彭、「马王」/「海王」杰森·莫玛的继女佐伊·克拉维茨等等。

在有限的7集中,《大小谎言》讲了一个非常完整的故事。五位女性生活在一个小镇上,她们之间的关系复杂,友情和敌对并存。一开始,有人死去,至于这个人是谁、死亡原因是什么,悬念一直到第7 集才最终揭晓。

2017年2月,《大小谎言》第一季(当时以为只有一季)首播,影评人打分的烂番茄新鲜度93%,普通观众打分的爆米花指数为94%。HBO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,第一季平均每集观看人数达到850万。随后,这部剧在颁奖季几乎囊括金球奖、艾美奖所有限定剧的最佳和多个演员类奖项。

从剧情角度分析(我们先单纯一点),让这部剧得以有后续的原因很简单,那就是第一季的开放式结局。

尽管演员们认为那个沙滩上的结局已经很圆满,它留给观众更大的想象空间,拍第二季其实是对美好事物的一种破坏,但我们都知道说法(在利益面前)当然还能变。

HBO此后态度暧昧不清,一直拖了将近一年才宣布正式续订第二季,所有演员薪资翻番,两位核心主演基德曼和威瑟斯彭的单季片酬分别从35万、25万美元涨到100万美元一集,这还不算参与制片的奖金分成。所以说,钱给够,大多不是事。

主创给出的理由是他们意识到很多观众,包括自己在内,都渴望了解更多。这种留有悬念的结局和走向吸引到新的重磅演员加盟:梅丽尔·斯特里普。

Liane Moriarty本来一直犹豫不决,甚至抗拒。当编剧David E. Kelley问她有关未来的想法时,她表示HBO可以做第二季,可她本人不想编写,但最终还是被说服,特别写了一篇5万字的中篇小说。

实际上后续进展完全是围绕演员斯特里普而写,「当带来这个新角色后,故事情节才刚刚开始。」

五个女性主角由两拨小群体的对立走向结盟,人与人的冲突变成自我应对创伤、解决家庭麻烦时,主题足够沉重深刻,但观众不一定耐得下性子看。斯特里普饰演的新角色加入,在照顾孙子的同时渴望找到儿子死亡的「真相」,并敏锐地察觉到有人在隐瞒着什么,这就带来新的推动力。

6月初,《大小谎言》第二季回归,观众比上一季首播时增长34%,达到250万,烂番茄新鲜度为98%,比上一季还高。原著作者愿意协助剧方,没有囿于原本框架,在保持原有人物的前提下引入一个新角色,以此加剧外部冲突,这是《大小谎言》第二季的成功之处。

当然不是所有原著作者都这么乐意帮助续集的拍摄。

今年还有一部口碑不错,演员质量超高的美剧《好兆头》,可惜没在社交媒体上激起什么水花。它的原著作者之一是尼尔·盖曼,当然他的另一部作品《美国众神》更有名。

已播出的《好兆头》剧集完全根据小说改编。天使和魔鬼暂时解决了麻烦,阻止了世界末日和战争来临,但剧集的结尾也留有悬念,这一点跟《大小谎言》类似。尼尔·盖曼本人参与制片,被问起是否会有第二季时也一直拒绝否认,但这种事谁说得准?

最后一种类型是《使女的故事》。

小说原著由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·阿特伍德书写,早在1985年就发表,1990年被改成电影,但其反响远不如Hulu在2017年播出的剧集《使女的故事》。

自由主义核心精神被质疑、民粹主义领导人们在各国上台、厌女的攻击性言论在社交媒体上肆无忌惮地传播,这是现在发生的事;在剧中,宗教成为统治手段、基列国由男权主导、「使女」成为生育机器。

与我们熟知的《美丽新世界》、《动物庄园》和《一九八四》一样,《使女的故事》也是一部反乌托邦小说。但文学作品确实能够反映以及预示世界的进程,那些看似荒诞的设定逐渐成为现实。

去年7月,特朗普提名布雷特•卡瓦诺为大法官,消息一传出便引起担忧,因为这位保守派候选人将打破大法官派别的平衡,可能会带来堕胎法律的重写。9月份,卡瓦诺被控性侵的听证会外聚集了抗议民众,她们打扮成使女以示反对。

今年5月,阿拉巴马州和路易斯安那州陆续通过了反堕胎法律,本是平行世界的《使女的故事》成为真实世界的镜子,第三季的回归积攒了所有酝酿的愤慨情绪。

说起《使女的故事》,其实只有第一季按照小说蓝本改编。

2018年的第二季和目前正在播出的第三季,都由以Bruce Miller为核心的多人编剧团队续写(第二季8人、第三季4人)。

身兼制作人的Miller认为编剧室中的多个声音非常重要,团队所做的工作并没有离开书籍太多,并且与阿特伍德一直保持联系,后续故事是对第一季末尾、同时也是小说末尾琼坐上面包车的最好推断。

阿特伍德观看剧集并不代表她授意了第二季、第三季的剧情发展,这跟《权游》和《大小谎言》完全不同。有趣的是,她所写的「真正」的《使女的故事》续集The Testaments(《遗嘱》)将在今年9月发表。

去年的新闻稿表示,续作将会从琼坐上面包车后的15年讲起,从三位女性的视角讲述,而内容跟电视剧没有关联。

由此,《使女的故事》自第一季剧终起分野,成为电视剧版本和小说版本两个后续/结局。对于观众而言,在小说和电视剧都足够完整丰富的前提下,不应该讨论孰优孰劣,因为这完全是两个/群作者。

若对剧集有所不满,选择9月出版的新书也是个解决方法。

还有件事很有趣。半个月前,经典美剧《老友记》再次传出重启或拍摄特别篇的新闻,主演詹妮弗·安妮斯顿表示一众主演已准备好回归——这大概是《老友记》距04年剧终后15年时间中传出的第100次重拍。

不过,联合主创Marta Kauffman回应称不会有任何计划,「为何要搞砸美好的事物?」

虽说情景喜剧完全由编剧团队原创,并不存在改编的讨论语境。但任何剧集、包括电影在内的续集操作逻辑大多是类似的。

初恋可能留有遗憾,但大多美好,可多年后一定再要重温旧爱,白月光大概率会成为嘴边的白米饭,对于续集来说也是一样道理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
发表评论

所有评论

吴怼怼

铅笔道记者

吴怼怼,自媒体艺人,专注互联网和文娱行业个性解读。

wuduidui728
最近文章

联系创业者

close

创业者需要验证您的身份,请输入您的请求信息:

0/200

进入个人中心-联络人,即可查看请求结果

取消
确定

提示信息

close

您还未认证身份,暂时无法和ta联系!请尽快前往个人中心进行创投认证哦。

去认证咯
还是算了
联系方式
电话
拨打电话
邮箱
复制到剪切板
微信
复制到剪切板

查看所有联系人

下载铅笔道APP
下载铅笔道APP
下载铅笔道APP
下载铅笔道APP
关闭二维码